邊境山區劫後歸來

Date: 19-21 September 2008
(這是拿生命換來的文章,若您有時間就看看吧!!)

ReKong Peo的這一間住宿似是斷水的,房間轉開水龍頭並沒有水出來,不過對此的抱怨並沒有表現給老闆知道,反正只是待一天。從昨晚開始窗外的雨沒有停過,早晨更是被嘩啦雨聲給喚醒,又是懶散的一天,那裡都不用去就窩在房裡,在Check-out time 12:00以前到住宿附設餐廳用餐,今天還是照計劃走吧?到Kapla去吧!聽老闆講只要在住宿前等公車即可,每15-20分鐘就有一班公車到山上的Kapla村落,約半個小時的車程。

站在民宿外的屋簷下等著公車,天氣被下雨天的加持,使得氣溫相當的低,只有個位數的度數,就像台灣寒流來時的感覺。等了四十分鐘完全沒有半台公車上山,想必是氣候的問題吧?於是決定走路到半公里外的公車站碰碰運氣。
山區起霧嚴重,在到達汽車站後,我決定放棄去Kapla村落(海拔三仟公尺),因為去了下雨天也看不到東西,最後決定改到50公里遠的Sangla。等了五十分鐘的公車後,在午候一點半發車,本來是一點發車的,畢竟這裡的公車都是照「印度時間」來走的。

車掌先生詢問去那時?Sangla,我說。現在去Sangla的道路因為昨晚雨勢的問題,現在道路中斷,但公車會開到中斷的地方,你再徒步走過坍塌地斷即可,然後車掌先生只收10盧比的車票。心想好便宜,想必車子開沒有幾公里就是坍塌路段吧?
公車一直往下坡走在幾公里處後,果然就看到幾台車子停在路邊,沒錯!就在這裡下車,我詢問著車掌徒步走過這路段是否有公車在對面接人?車掌回:不確定,要走過去後再詢問,因為也許後面還有路段是坍塌的?

低溫下著雨的天氣真不適合外出,我撐著出門後在小商店買的130盧比的雨傘,悠閒的走在碎石路段,迎面而來的是另一頭當地居民,大家走的很趕,並不時的抬頭看了我這個觀光客幾眼,我心想幹嘛這麼急?但這個想法直到第一顆落石掉到我的面時,就消失的無蹤影。當我抬頭往一旁的斷壁上看去,大小石塊在我頭頂不遠處將落下時,我才驚覺事態嚴重,當時正好被一個小碎石砸到脖子,外傷破皮(不是被別人種草莓喔!)它正好提醒我拔腳快跑,結果我跑的比剛剛的居民快多了!心想剛剛還笑別人,馬上報應來的這麼快?
這一段的坍塌需要步行四公里的距離,經過剛那段恐怖的經歷後,沒事我就抬頭觀看所處的地理位置,以策安全。就在我前面不遠處是一對歐洲情侶,到半途時我們遇到對面來的居民,勉強能用簡單英文溝通,他們述說對面路段的危險,叫我們回到ReKong Peo,但這是往Shimla回印度首都的唯一路段,要不然就要花幾天的時間往另一條路返回,但誰知道返回的路是不是更嚴重呢?所以我們都決定拚了,要穿越過這路段,但這個只是我惡夢的開端… 。

背著所有家當在身上徒步走在雨中,那寒冷的氣溫早就被運動所帶來的熱量所驅趕,在四公里後迎接我們的是公車,這是我們將得到的獎勵。
走到公車旁,上面早是擠著滿滿的人潮,看不到那一對歐洲情侶,我以為他們沒有上車,繼續往前走。詢問公車窗邊的居民,公車是去那裡?沒有人可以回答我,只是搖搖頭,這些動作決定我不上車繼續往前走,結果是流亡的開始…

突然救護車往我旁邊開過,往剛剛我險葬身的坍塌處駛去…

繼續徒路上路的十分鐘後,公車從我後方經過,我才發現當初的決定是大大的錯誤。歐洲情侶在車上,我獨自一個外國人要在這個海拔二仟多公尺的山區尋找住宿點,當時已是下午三點,雨勢從來沒有小過,更別說停過,而氣溫將越來越低。
「我死定了」,我忍不住對我自己說道。

邊走邊怪自己當時在想什麼,為什麼不上公車呢?看著無人煙偏僻的山區道路,忍不住我又說了一次「我死定了」。但這時我只能自己救自己,於是我繼續往前走了五公里後,發現路標上寫著下一個村落是在十公里處,不久我就遇到與我同方向的青年印度人J,我問J下一個村落有沒有住宿,他點頭說有,並告知我可以跟著他一起走,就這樣我有了伴,我想是上天派貴人來幫助我,雖然我今天一直很倒霉。

第一天的峽谷地形,很像台灣太魯閣…而掉下來的石頭也很恐怖

在路上來往的車輛不多,我們試著搭便車,第一次成功攔載著大石的卡車,卡車平均時速在十公里,最快到達二十公里,但坐在卡車上有居高的感覺,同行的印度青年J還請司機抽煙,看來香煙是在某階層工作人員的好夥伴。在二三公里後,是卡車倒沙石的地方,我們必須下車繼續往前走,下車前司機又多要了一根煙。再步行一公里後,沒多久我們攔下一台吉普車,不過司機好像只到附近,但我們還是上車了,吉普車開不到兩公里,我們就下車,繼續往村子前進。
無語默默走了兩三公里後,遇見另一個印度人Su-Lin於是我們三人同行走在這碎石及爛泥路段,在行走過程與Su-Lin聊天中發現他的目的地與我相差不遠,所以今天不管結果如何,最少有個人會與我在一起。

嘿!公車,我高興的舉起了手並展開我的招牌陽光燦爛的笑容,一旁的他們說公車一定不會停,但…公車真的停了,這是我們攔下來的第三台車,上了車後,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到公車終點站,在那裡一定有到像樣的村子並且找住宿,心想終於要結束這恐怖的旅程。結果公車開沒有多久就到了一個點,所有人都下車,我還在猜想怎麼回事時?Su-Lin告訴我這台公車是人家公司的接泊車~什麼!接泊車,難怪大家都下了車,在這裡有個村子,只有一間住宿,可惜的是所有的房間都住滿了,Su-Lin試著去找計程吉普車,但無功而返,接著我們決定繼續往下一個村落前去找住宿,但離下一個村落還有20公里,而且當時天色已漸暗了… 。

Su-Lin告訴我必須要走快一點,因為天色越來越暗,他問我是否背包太重,需不需要幫忙時,我二話不說馬上把另一個小背包交給了他,當然在三個小時前J也說要幫我拿行李,只是那時剛開始走沒有多久?就回謝了他,但這時我已經有些疲累了!
在我們步行期間不時有車輛從我們旁邊開過,只是他們都不停下來,在另一次的攔車時,吉普還是從我們旁邊開過,當時我正把衣服綁好在Su-Lin另一個背包上,以免背包內的物品用濕,對於車不停下來,我已習以為常,但這台車在我們身前30米突然停下,我們如沙漠見到綠洲一般的興奮並跑了過去,上了車後,發現車上的兩個人是政府官方人員來巡視坍塌處,中年男子英文很好與我聊天,從中知道在天暗時,他們不會停車載路邊招車的當地人們,因為太危險了。不過他剛剛看到我背著大背包,想說應該是外國旅行者,於是最後停車載我們一程。
這第四台便車送我們到路段坍塌處,那時堆土機正在開通路段,有些車子也都停靠在這裡,這時我們發現公車也停在這裡,太棒了!我們可以在這裡直接搭公車到下一個村鎮。當我們來到公車門口處時,上面的乘客紛紛下車,詢問後,得知這台公車今天不發車了,沒辦法搭乘公車後,我們回到坍塌處等待道路開通,這時我發現衣服早已濕透的Su-Lin身體正冷的發抖…
十分鐘後坍塌處的道路已開通,村民們搶先通行,於是我們快速要穿越此處,這裡的爛泥路讓我們的鞋子都陷入其中,但我早就不以為意了,因為鞋子早被先前的卡車經過時被爛泥濺濕,現在的心情與外表一樣的狼狽。

穿過坍塌處後很幸運我們招到今日第五台便車,感謝J與Su-Lin的陪伴,因為在這個偏僻的山區幾乎無法用英語溝通,完全是靠他們兩位與便車司機取得溝通。雖然車上我沈默無語,但我心中不停的想著:希望這台便車是最後一台就能找到住宿,希望這車不要這麼快就放我們下車,希望下車處是繁榮的村落,有提供住宿的村落…。
行駛十公里後我們在一處道路分叉口下車,心想該來的還是要來,下車後J在此跟我們握手分別,而Su-Lin很快又攔到另一台吉普車,這是我們今日的第六台便車,當時我希望這是最後一台,最好永遠都不要停下車來…我心裡期許著。

黑暗無光下雨的夜晚,吉普車燈照亮眼前的道路,繼續順著山勢左右行駛著,途中經過無數落石散落的道路上、溪水因走山而使道路成河道,我們必須涉溪而行、土石流的道路崎嶇不平,我們必須顛簸而走、溪水從岩壁而下形成瀑布,我們必須破水而過…。最後我們來到一處看似不錯的村落,其他乘客付錢後紛紛下車,Su-Lin說這裡並無住宿,他與司機一陣交談後,我從中發現這是台收費的吉普車,當時我多想遇到這樣的車,現在這種情形,只要是能夠用「錢」解決的事,就不是問題。
Su-Lin正在跟司機討價還價,看司機的表情好像不願意繼續再開,我問Su-Lin我們要去那裡?他說Jeori那裡有不錯的住宿,那司機開價多少?Su-Lin有點為難的表情說500rs,忍不住我心裡笑了!才500rs我一口就說好,我付!(這時我還自以為是大爺的感覺) 哈! (到Jeori路程還有30公里,這段近400塊台幣的吉普車費用,在台灣真的是找不到計程車是這種行情,我當然欣然接受。)
這時吉普車繼續上路了,這時我心想:說什麼我都不會再下車,直到找到住宿為止,這時已是晚間八點半。

雨與冷風不斷從半開的車窗外灌了進來,當然還夾帶著新鮮的冷空氣提醒我一切還沒有結束,在車上我與自己有說不完的對話,這是一個人旅行來,就養成的習慣。但我知道我還沒有從這惡夢中醒來,因為有太多變數,唯有找到住宿我才能夠真正的放下心來。
好不容易來到Jeori後,Su-Lin下車去詢問各家住宿,而我一直待在吉普車上,說什麼我都不會再下車,除了找到住宿以外。
Su-Lin回到車上,他不用開口我就知道這裡的住宿以滿了,因為多處道路的坍塌,村鎮上到處停滿了車,而這些旅客早就在這裡投宿。他試著與司機溝通帶我們繼續往下個村鎮,但司機不願意,因為若下個村鎮住宿又滿了怎麼辦?我無法跟司機溝通,只好放著Su-Lin與司機兩個人在交談,我只能從中在幾個印度單字與他們交談的語氣來猜測我們的下一步?

車子繼續開動了,往山上行駛,這是個鳥地方竟然有住宿,而且看起來還不錯,但還是得知令人失望的消息,接著我們往下一個村落駛去,看來Su-lin已跟司機取得協調。Green Valley Hotel的招牌立在前不著村、後不著店的山路中,看似有希望,忍不住我也下車觀看,最少服務人員可以用英文溝通,我只求得一處容身的地方,就算睡在櫃台都無所謂。
看著Su-Lin與服務人員的對話,感覺好像答案跟之前的結果一樣,但最後服務人員帶我們去看了一間房,就是只有簡單的雙人床,看到那床我都感動的想要哭了,我直點頭說沒有問題,這裡非常的好,有床睡真的是出乎我的意外之中。但最後在其它住宿用戶的電話聯繫下,我們又驅車前往五公里外的村鎮上投宿,這次真的找到住宿了!超棒,最少心可以放下一半,最後付了車資800rs約六百台幣,這一夜特別的好睡…。

其實我心中從來沒有決望,一直很認真的在對待並找到出路,因為我總相信「船到橋頭自然直」,只是我現在正在經歷這過程…

但…故事還沒有結束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次日早晨嘩啦雨聲告訴我災難還沒有結束,房間一片潻黑,上下按了電源開關,停電!我說著。這個村鎮外的道路也多處坍塌,距離下個小鎮Rekong Peo還有十公里。住宿老闆帶來壞消息,連Rekong Peo到Shimla(這個邦的首府)道路也有損壞,所以今天必須要在這裡再待上一天,一整個上午都在停電,無所事事的待在房間裡補眠,好在住宿餐廳的食物非常的好吃,而且不是只有賣素的,哈!
午候電才來,終於可以使用Notebook筆電寫寫東西,一整個下午我就窩在餐廳桌上沈浸在自己的思路裡,但在下午四點多時,服務人員要我移轉到包箱,因為等會有人要在這裡辦派對,Party我有沒有聽錯?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人有心情玩?好吧!我客氣的點頭並換了位子。
半個小時後我包箱門外的派對開始了,動感的印度流行音樂在外頭播放著,也影響我的寫作,忍不住我想要出去…跟他們一起跳舞,哈!但害羞內向的我並沒有這麼做,我還是靜靜的看著電腦,但內心卻不安定。
沒多久音樂停了,傳來生日快樂的歌聲,我住外頭望去,原來是一堆小鬼頭在辦生日派對,而他們也看到了我並顯現高興的笑容,畢竟我是唯一的外國人,果然沒有多久就有一群小鬼進來包箱包圍著我,開始問東問西的,就跟以往跟印度孩子們的互動一般,老實講我還滿喜歡跟他們玩在一起的。
事後雨似乎要停了,在近傍晚的六點鐘,當時我正回房拿相機要去拍這群小鬼們,但看到外頭的天氣轉好,於是先出去看看,沒有想到就在住宿100公尺外的聚集了一群圍觀的印度民眾,相信那一定發生什麼事,我到那一看,哇!這道路幾乎全毀,難怪這村鎮的道路上停滿了各車輛,光是公車就有四台在這裡。
這時有一群村民正越過坍塌的道路往前跑去,警察在一旁叫到,但沒有人理,但在道前的前面即是一條溪流,而溪水受到幾日的豪雨影響,水量早就暴增,那群村民就在溪流旁觀看等待,而警察也走了過去,沒有多久全部的村民又回到這個鎮上。
今天九月20號了!我不相信再等個兩天這個道路就能通?但看到這道路爛成這樣,不遠處的溪流要如何過?而且不知道前面的道路坍塌的情況又是如何?唉!還是順其自然回住宿去吧!

派對依舊還在進行中,壽星是一位小妹,她還特地過來送上巧克力與每個人都有拿到的禮物-筆送給我。小鬼們對我的相機很有興趣,於是說他們要借用我的相機拍照,他們拿著我的相機在餐廳裡到處跑到處拍,最後竟然是住宿老闆把我的相機從他們手中搶回來還給我,他擔心這些小鬼把相機用壞,畢竟老闆識貨知道這相機不便宜。
接著派對近尾聲時,每個人都搶著要與我拍照,我想我是在此唯一的外國人吧?所以一群小妹妹和小男孩們一個接著一個與我合照,用他們自己的相機或是手機,但我相信那照片應該很模糊?因為他們在室內沒有開閃光燈。但他們高興就好,而我也玩的很高興,暫時忘卻我還在災區中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三日出發前在坍塌處的照片留念

第三日9月21號外頭的天氣終於轉晴了,雨停了,跟隨著昨晚住宿的用水也停了,因為坍塌的影響現在都是停水的狀態,而Su-lin他昨晚告訴我,今日他要返回到十公里外的Jeori去辦事情。我到外頭看看那道路坍塌的地方,竟然沒有半個人員或是機器在搶修這道路,想必前方有更多的坍塌處。外頭的道路停靠的車輛沒有減少過,這時有不少村民往前方的坍塌處通行,而溪水沒有這麼高漲了,村民一個接著一個的互助的離開,我想是時候動身了。
回到住宿Check-out時Su-Lin告知我,他從電話與朋友聯繫後,得知有七個人受這豪雨影響已經喪生(事後晚上看報紙得知是49人)。Really?我加重語氣的問他,但我現在必須離開這個溫暖安全地帶,在離開前我還要了住宿的名片,並告訴老闆如果前方道路損壞太嚴重我會再回來的,但到時若沒有房間的話,不管如何都要幫我尋找一個容身之處。老闆笑笑的點頭說好,並在名片後面寫上他的手機號。

道路比我想像中受損的還要嚴重,在那坍塌處我還請Su-lin幫我拍了幾張照片,之後我們就互相道別離去,道路上有好幾個大坑,人必須往山壁上找支撐點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,到了溪流處,那溪水依舊是高漲並湍急的,我想辦法找中間的石塊,為了不讓鞋子用濕,但好像不太可能,於是我脫下鞋子和背包丟到對岸去,然後自以為輕盈的跳了過去,這是完美的跳躍,因為我平安到達對岸。心中比個勝利的手勢YA。但這時惡夢才要開始…。
我穿好鞋子後走上爛泥的道路,這時我不小心陷入因土石流而照成的爛泥覆蓋在道路上,啊!爛泥已到達我的膝蓋處,我必須馬上跨出另一步,沒有想到這一步腳是起來了,而鞋子卻留在爛泥裡,我又跨了另一步,右腳的鞋子也陷在爛泥裡,於是我伸手入爛泥中試圖把我的鞋兒救出來,這時一旁的村民見到,大喊叫我迅速離開,雖然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,但從他緊張的口氣及手勢中就可得知。
這時我在下陷中,爛泥已過我膝蓋,我必須馬上做出決定,我沒有太多時間打撈我那才買了四個月並花了台幣2000塊買的Nike運動鞋,就連弔念它的時間都沒有。我用盡全身的力量離開那爛泥地。
安全站在道路上後,我回頭看著那片爛泥地還想著被它吃掉的鞋兒,算了!該去的就去了,我放下20公斤的後背包及胸前的小背包,整裝重新出發。身穿的登山型長褲在半截膝蓋處可以脫掉,於是我把半截褲子和襪子丟掉,變成短褲並穿上背包裡的拖鞋,這時有輕裝上陣的感覺。

爬過土泥覆蓋的道路後,幾乎這段道路安全了,而且很幸運的是有吉普車在這一頭接泊,當然是要付費的。車子沿著下坡路段行駛而下,這時終於可以抬頭看看這山景,藍天下的群山,不時有白雲飄在山巒中,想想這美麗山景下潛藏的危險就該警惕自己多加注意。

本以為過了這一段後就可以平安到達10公里外的Rampur村鎮了,但車在五公里處停下了,這裡又是一群印度人圍觀,付了20盧比下車後,看見兩台堆土機正在工作著,爛泥碎石把整個道路覆蓋,正好有幾位居民正試圖過關,在這裡必須打著赤腳踩在這爛泥中並一步一步的走,這是目前唯一穿越的辦法,我觀望了一下,脫下拖鞋拿在右手中,赤腳一步一步走在這爛泥碎石中,每一步決對是痛苦的掙扎,當每一步腳陷入那未知的泥地所碰觸的尖利碎石時,腦中受到觸覺的影響,幾乎可以看到泥下的雙腳正被那些碎石所刺割著,我必須穩住腳步,不管再怎麼痛我都要忍著,不能因此而跌倒,我要把傷痛減到最低,腳痛就好了,我不能讓上半身的身體及背包裡的物品受到影響。
當不小心要跌倒時,我用雙手撐在爛泥中,這時我告訴自己:必須發揮台灣人的草根精神,不管如何都要撐過去,高海拔的低氣溫抵不住我頭頂上所冒出來的汗水,汗水成珠從我的額頭流下眼睛,汗水的鹽份刺痛我的眼,我張了張眼睛用沒髒的手背擦去汗水,當時心中的OS是:當兵都沒有這麼操,我是在過海軍路戰隊的天堂路嗎?

這短短的20幾公尺我走了十幾分鐘才結束,腳不知道被刮傷多少?離開爛泥地後我繼續的往前走,腳感到有些刺痛,果然腳上的髒黑泥混著紅色的血跡,但我沒有空理會我的傷口,因為我知道災難還沒有結束…。

在不遠處有兩個印度人正用泉水清洗,剛好我也順便清洗腳下的爛泥,洗淨後我徒步往下坡路段繼續走去,在五公里後我終於來到了Rampur這村鎮,當中我還買了一大包洋芋片獎勵自己。
村落的汽車站停了四台公車,只有一台公車上裡面是有人的,詢問後得知這台就是開往Shimla (Himachal Pradesh這個邦的首府),看了一下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半,我在考慮是否今天就住這村鎮,或是跟它拚了直接殺到首府呢?我沒有想太多就直接上車卡位,五分鐘後當汽車發動時,一群在公車旁聊天的印度人才急著上車,但車上已擠著滿滿的人,最後好幾個人無法上車。公車往首府的方向駛去,當車掌先生前來收車費問我去那裡時?我回:Shimla。他搖搖頭,說前面的道路是坍塌的,我點頭說我知道,跟我想的一樣,我只是希望他要的車費是多的,因為我可以從車掌先生收費的標準來判斷坍塌處距離我有多少公里。20盧比,車掌說著。才20盧比想必十多公里後我又必須再經歷一次災難。

車上擠著滿滿的人潮,站著的我看著黑壓壓的人頭,車上只有我一個外國人,我早已習慣,有時還覺得很正常,自己就像當地人一樣。看著路上的路牌Shimla還有120公里,以印度山區道路的標準下,這決對是一段需要六個小時以上的車程。在十幾公里後前方的停車越來越多,當然大家都知道該下車步行了,徒步半公里後來到山崩所照成大石及沙土堆疊在道路上,本以為一樣簡單的走過即可,但山頂上的小沙和碎石不斷的滑落,這要不要過啊?有幾個人趁暫時山勢穩定,馬上往對面衝,這時我慢慢走近崩塌處,沙土又不斷的滑落了,這太難去考慮要不要過?
沙土和碎石幾乎不停的滑下,大夥只好在一旁等候,最後演變整個山頂處一片一片的崩塌下來,這就是山崩沒錯,印度人在一旁還拿著手機拍照錄影,當時心想什麼時候還有心情拍照記錄?不過閒著也是閒著,我也拿出相機來拍這畫面,但山崩石頭與沙土數量越來越大,大夥嚇的叫出聲音並馬上往安全的地方奔跑,大石往上掉了下來,照成沙石飛揚並破壞道路上的護欄衝往河道。呼~真是超驚險的,這時我在考慮要不要往回住那村鎮呢?不行,我要回家,我不想再待在這個地方,我要離開,我對我自己說著。

在半小時後似乎停止,我在等待第一個往前衝的人,因為道路跟半小時前的完全不一樣了,這次要衝過因大量的沙石而成的小山頭,我要評估成功的可行性有多少?畢竟我身上還有兩個大小背包,及腳下的拖鞋使我的行動力大大減低。
接著第一個印度仔要衝了,他慢慢走到沙石堆旁觀察山頂的動靜,結果沙石滑了下來,於是只好先退回到一旁。再五分鐘過後,沙石似乎又停止滑落了,這時他衝了,後面也跟了好幾位的人衝,這時有小沙石滑落,站在一旁的人緊張的大叫,但我比叫的人更緊張,因為他們的大叫很可能影響山崩再次崩解,好在這群人平安的過到對面。這時我也想衝過去了,但沙石又滑落下來,一次又一次,中間靜止滑落的時間非常的短,只能爭取片刻的安全時刻往前衝。
好!就是這次了,正有人帶頭往前衝,我也隨後跟在後面,跨過沙石往上踏,只有一口氣的時間,完全不能停下休息,當時什麼都不想,什麼也聽不見,眼前只有拚了命的往前跑,這是在跟生命賽跑。後面的少年仔緊貼著我,並在我背後推了一把,然後在沙石堆頂上從我旁邊超車而過,在我眼前看見人類發揮極致的潛能,每個人衝的如此的快在這個亂沙石堆上,我穿著拖鞋在奔跑中腳又多了幾處傷口,但又有誰會去在意這小傷口呢?
最後終於來到對面的道路上,呼~我安全了!YA… 此時山崩處的沙石又不斷的落下。

步行離開山崩處一公里外,遇到同樣搭公車的乘客,他們也是要到首府Shimla,他們要步行到五公里外的村鎮租吉普車到首府,這真的太好了,我說那我就跟著你們一起走吧!這時是下午三點鐘。
在路上他們不知怎麼變出一瓶啤酒的?劫後重生是值得慶祝,那瓶啤酒在大夥手中傳遞著,直到喝光。在Shimla路標的105公里處,公車來了。大夥紛紛跳上公車,這次車掌先生收足到首府的車資… 。

過暴漲的溪水


 


過了土石流爛泥處,我可憐的鞋兒被吃掉後的照片,襪子是第一天逃難時就破了

(圖A) 剛到山崩處的一景


山崩沙石開始落下,這個畫面斷斷續續快半個小時

崩下時的畫面,可惜沒有拍攝到其他人,要不然可以比較那塵沙的氣勢

大夥拚了命的往上衝,可比較(圖A)事前跟事後兩張圖,這時沙石已堆疊成小山頭了…

 

** 我現在人已回到印度首都-德里,將在25號下午返回台灣…..    24 September 2008